欢迎光临 华腾艺术网 官网

 会员登陆 免费注册 艺术合作专线:13613125151
搜人物、拍卖、数据、店铺等
行业动态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业动态 >

《春归》创作随记

 | 2018-06-21 21:47 | 来源: 华腾艺术网 | 作者:文/彭岩 分享到:

《春归》创作随记

文/彭岩

我自幼生长于塞外山区,那里的一草一木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记忆中,但春天的山却是我的最爱。春天系新年伊始,万物萌动,就像是一张刚刚铺开的宣纸,充满了无尽的创想,我喜欢春天的山。

那里春天的山,裸露的泥土呈现红色,植被覆盖的地方是正在萌发的生机,灰绿、嫩绿、黄绿色掺杂在一起,红红绿绿的,远远看去,组成了一幅幅绝妙的图画。自然,那里的北方民俗文化也是丰富多彩的,贴窗花、踩高跷、扭秧歌,舞狮子、耍龙灯,时至今日不说农村,就连家乡城里过年的时候还依然保留着这些记忆中最喜庆、色彩最浓重的乐事。深入到农村去看吧,无论赶集的、种地的、喂猪的、晒太阳的,都会时常见到头戴红头巾,身穿大绿袄的大姐大婶,她们说着笑着,有的臂弯里或抱着孩子或挎着篮子,没有一丝做作,在淳朴的大山里是那么的协调,这是最简单的美也是最热烈、跳跃的美,这就是山里人的性格。

我喜欢这些颜色,这就是《春归》画面的设色以红绿为主的原因。延伸到整个河北地域民间美术中,红绿色也是居多的。这里我不由得想到了河北梆子唱腔的高亢激越、痛快淋漓,艺术真是相通的。在这种民俗文化氛围的滋养下,自然而然的,我更加喜欢关注这些色彩,并尝试着在作品中加入这些元素。通过长时间的摸索,在尊重自然色彩的同时,我把红绿颜色的使用打散重组,它们就像一个团队,队员们相互簇拥着,各自独立又要处处和谐,达到一种秩序。这种和谐秩序的形式基于对观者内心有目的的启示激发,是内在需要的原则。这里不是客观的融入颜色,而是一种主观的、精神层面的思考,是对中国北方民俗文化色彩特点与中国画赭石、石绿传统用色观念的结合与延伸。用康定斯基说过的这样一段话来解释是最恰当不过的,“一般说来,色彩直接地影响着精神。色彩好比琴键,眼睛好比音槌,心灵仿佛是绷满弦的钢琴,艺术家就是弹琴的手,他有目的地弹奏各个琴键来使人的精神产生各种波澜和反响”。

《春归》创作完成之后,总有人问我,你画的那山是哪的?其实我并没有刻意去表现她是哪里的山,她就是我们常见的、熟悉的、也许就是儿时家乡经常跑上去玩弄得通身是汗的那座山,一座普普通通的山,不加以任何多余的配饰。在《春归》的最后创作过程中,我也曾犹豫过,友人也建议过,主峰的后面到底加不加背景,或云或山,亦或是涂上一块简单的颜色。干脆做实验吧!画小稿,做剪贴,经过反复比对一番折腾过后都不尽人意……停下笔想一想吧!我的大脑逐渐平静下来。面对着即将完成的创作,思绪很自然的飞到了家乡,突然越来越觉得能牵起人内心深处记忆的东西不就是就是那些普通的小事吗?!那些记忆都是平凡无奇的,正是大自然给了我们无穷的乐趣,积累了太多的回忆,这个记忆的根就是最熟悉的家乡。山间小路边间或的酸枣树,能飞出野鸟的片片荆棘,跟在身后蹦蹦跳跳的大黄狗,也许有时想起的就是一丛随风摇曳的毛毛草……,正是这些平淡的点滴伴随了我们的成长。“天下景多画不尽,最怕乱涂”(黄宾虹画语录),简单些更好。想到这里,我坚定了自己的初衷,觉得面前的作品更加清晰了,决定保留主峰后面白色的背景。

 我用一辆小轿车,推着柴车劳作归来的老农以及日夜跟随在身旁的小狗作为一个组合,在大山和田野的衬托下构成一条线状中心,缓缓斜向左上方,与大山的两条边缘线相呼应,朴素而不声张。画面默默传达的是人类社会之不同层面的一致的真实情感,那就是每个人无论身处何时何境,其内心深处都与自己的家乡存在难以割舍的交集,他们深深地热爱着那片就算是贫瘠也牵挂于心的土地,那是养育自己的家园。用春回大地、回归家乡来引申表现世间万物的心念所归,去体味自然,尊重自然,回归自然。

阅读排行榜

关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