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腾艺术网—国内权威艺术门户网站

刘健

艺术简介
作品展示

不与时贤论短长





参悟






独善





大隐





初见





宠辱不惊





参悟1





笃行





放眼量






佛造像




闲说刘健兼谈其篆刻有二
杨瑾

 
        初识刘健先生,是在两年多前。他恰好从四川过云南来公干,早先就曾听过他于篆刻的手段和名声,也知道他清高冷傲的一面。只是未曾谋面,了解也是从其他人的说谈中拼凑起来的,并不真识得庐山真面目,直至见到他本人。

        记得是在夏天的一个中午,他们一行人刚好到了昆明,就在离我不远的一颗印老房子用餐,彼此几句常有的寒暄后,觉得刘先生是那种生来就朴厚敦实,干练非常的人,他说话节奏条理很是清楚,不多余。这可能是在学校任过领导岗位把握分寸的缘故。中午时候,一般是不能多饮,但他却有着巴蜀独有的爽利和畅快,饮酒抒怀却无醉酒的尴尬,特别是就着满桌滇味的香浓热辣与来自山野的气息,杯酒后出了几句不多的玩笑外,还是从篆刻聊到了篆刻,最后还是说篆刻,一股热情似为此而生,与不歇的。

        刘健先生早先去了浙江,在中国美术学院对书法尤其是篆刻有过系统的学习,对汉印古玺和流派印章用功颇多。浙江一地是正真的南方,人文气息自古不消说也不用说。浙上名家间以刀为笔,入石三分的篆刻除了幻化了水乡枫桥的娇媚外,吴地春秋的激昂热烈同样光彩。风华无尽,往今的印人们更如钱塘海潮,开宗立派薪火相继,成就大观。

        点破天机,开辟鸿蒙,自然妙法方为正宗。既见过了许多真龙,即便未跃龙门,却也如禅门中修行的开悟得道,点化成仙,所以刘健先生由此今的造化,完全仰赖当年浙海名宿的点滴言传行为身教。亦是感念他年求学所获的缘故,杯酒即谈起浙上、南山,谁谁如何,可见笃学真挚情分不减。

        刘健先生来昆后,与云南印人交往渐广。平日多少亦会有议论他篆刻的时候。有说他印风中汉印气息不够正,学了如今流行的东西多,又说他过现代了装饰味道太大,也有说他气象大气,下刀布局高妙……。总总说来,谈起他的时候是多的,议论也不少,有褒有贬,倒也正常。就依汉印来说,平日很多人谈汉印与刻汉印多从印谱来,原印实物见过很少,自然拘泥于纸谱的概念,能追溯源头探究深奥,故对汉印理解也就是只言片语,人云亦云。刘先生临摹汉印时间长也最用功,在汉印风格的创作上也最见心得。对于红书之类他不排斥,看得出刀法结构从里头来得多。当布局章法,他却并非是一味盲刻得端正得呆板,汉印中满白文规矩一路中,亦是严肃活泼。刘先生在反复的揉捏中将看似平正的丰富性提炼出来,重新编排组合不是法度,严谨中见自然,自然中见天趣,在方寸间展现大气象,在气象中寻觅到玩味感受到乐趣这才是篆刻,这才是艺术。

        回过头我们再说现代感和装饰意味。现代社会现代人,感受肯定和过去是不一样的。如今常说古风、古意,试想今人书画甚至与古人一模一样,就真是有从前的气韵了么?我觉得那也是仿古,不是真古,再高明些的也仅仅是像而非是。都市文明与网络时代下,审美趣味是一个多元与复杂的。在此我们不做深层次的讨论。刘先生的印章有思古人之风,是因为他从传统中来,这一点毫无疑问。对传统的学习是一个充满着敬畏的过程,在法度上在技术上是严谨的,在具体说从技术问题上看是没有问题的。思古人,然后见自己。自己是什么?自己内心的感受,自己内心的审美意识。刀随心走,印鉴神游,这个过程是一个自我的过程。前后两者 “治大国如烹小鲜。”知技,而又“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知道,所以自然。艺术回归到自我自然的过程还需要谈别的么?

        最后要谈的,我觉得也不必回避,刘健先生的篆刻也是存在着问题的。前一个时期,刘先生凭借自己的天赋和勤奋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篆刻之路。虽然辛苦,但也很舒服,从感觉上来看这几年舒服的程度要更多一些。可我自觉舒服太久并非是多宜处的。娴熟的设定几个经典示范与构成章法后,常常会因此而乐此不疲,也就往往越会流于俗套,前辈大师中也往往多有此。刘先生好像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搞篆刻教学,来者多是爱好者,并非怀有何种的目的。在非专业人员的身上,刘健似善于发现和捕捉最单纯也最具活力的美感形式。同时在他从事篆刻教学之余,与学生一道彼此交流的方式更多是走出去。走到其他专业领域,听歌唱家歌唱、演奏家演奏,乡土艺人的民俗民风……追寻时尚,回溯生活深入广阔的社会,融入辽阔的自然,感受世间的万物,体悟生命的价值,在不断的碰撞交集中,理解世界寻找到新的自我,新的本真,创造出新的篆刻,活泼泼地篆刻。

 
                                                                                 丙申初春于昆明龙井街38号南窗
                                                                                                                 (杨瑾  云南省文史研究院书画院展览鉴定部主任)





富贵昌乐末央母相忘





高柳晚蝉说西风消息






躬行君子






荷堂






吉瑾芸






汲庐






康蓉






乐事






三工堂





刘健先生印集小言
 
彭弢
 
        多年前在张景岳老师处,见他所钤新印数方,得穆甫之简净而参之以朴野,风味颇异蜀中,十分喜爱。老师说是攀枝花刘健所治,于是记下先生大名。真正有缘晤面并观其大作,则是在十多年后了。

        先生性情宽和乐天,且善饮。其印与书,初观颇觉率性不拘,游刃挥翰,皆以逸气出之。加之先生自言,“篆刻是好玩,因之不囿一路一格……”等语。故此,不少人便以为先生之艺是随兴偶成为多了。

    这,实是一种误会。

        如能细品先生印作,以上印象会渐渐打破,再精读,就能感受到其心细如发的挥运与惨淡经营的意匠。让人觉得,那大开大合的布白,恣肆新奇的结体,张弛有度的线条,无不渊源有自,哪怕是一二字的小印,也并非信手拈来的偶得,而是似不经意的苦心集结了。

        一次小饮中,先生谈到,早年在浙江美术学院从刘江、陈振濂等先生学习。班上学员不多,导师的要求十分严格,教学强调路正而功深,那种逸笔草草,浮光掠影的学习态度是无法过关的。得益于他的理科出身,学习方法上又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在向经典的学习过程中,除去普通的审度,他会对线条的方向、角度等细节,作非常深入细致的数字量化的推敲比对,个中微妙,了然于心。“我能看到好多人不容易发现的细微变化”,他说。这次求学经历深深影响了他,为将来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感念老师们的教诲,言及老师,无论何时何地,从不直呼其名,必以“先生”称之。此足见他豪快的性格中不失细谨的一面,而这也玉成了他的艺术。

       “始知真放在精微”,正因如此,先生的篆刻,在纵横放旷的面貌下,多了醇厚与隽永。新奇中深备古意,浑莽中时见生机,使得作品更加耐人寻味。除去印内之功,这与其精深的书法功底也是分不开的。他虽以印名家,其实他于书法的重视与用功,并不减于治印。虽取法多方,然以汉碑为宗,摩崖、瓦当、砖铭、泉布等,无不涉猎。而随其性情,着意方整、直拙一路。不同于多数印人长于书篆,他则多参隶意,不效时流,故能自成面目。实则潘天寿先生早已有言:“作印故当学篆,且须学隶书,古印往往似汉隶者”。由此可见先生的擅学与敏锐的艺术感知能力。其书,得汉隶之简率,于空间开合,特为经意,与其印风融通无碍,无论尺牍巨幛,写来笔酣意饱,可谓兴会淋漓,令人观之快心。

         先生以知天命之年,其艺渐臻老境,而天真烂漫之趣充盈印面毫端,这是极为难得的,究其原因,应是杜子美所言“直取性情真”吧。“老”而不“真”,则是老旧,生机少,艺术则无机趣可言,就不“好玩”了。

        为艺如此,生活与技艺,已趋融洽,心有所会,手自从之,百怪千奇,奔赴腕底,所谓“心手相应势转奇”。读先生近作,渐臻此境矣,因为先生一喜。

 
                                                                                                                                                丙申新正  酿云山房主人记于蜀中 


刘卫东之章





六和堂






美人首饰侯王印






墨戏





南书






片羽斋






如鱼得水






山静日长






少得








 
刘健篆刻艺术略议
 
        从元、明、清至现代文人流派篆刻风格的多元创造,究其渊源,在于不断深入发掘,借秦汉为源头、魏晋六朝及隋唐宋为流衍的古典传统以开时代与个性之新。 近一百多年来,随着现代考古学的发展,先秦至唐宋的古玺与官私玺印以及金石砖瓦书法遗迹得以大量面世,给当代篆刻艺术的创作提供了规模空前的极为宝贵的借鉴;加以当代社会发展对艺术家精神生活的陶铸与中西美术、技术观念的拓展,于是造就了当代篆刻艺术的繁荣发展。

        作为一位优秀的中年作者,刘健篆刻创作的成果,离不开这一大的文化背景。但是他的艺术创造却并不囿于时尚,自有特色。以我之见,首先是性情真,不矫饰:率性放达而兼含精谨,乐天机敏而不失厚重,坚毅进取而并无矜张,从温润灵秀的成都平原到浑莽苍雄的攀枝花山野,从沸腾刚强的厂矿生活到文静幽邃的院校研修,数十年生活的变迁与历炼,塑造了他的人格精神特质,再据此而物化为他的书法与篆刻、尤其是篆刻艺术。要之,其篆刻艺术突出的个性特点是简、厚、拙、率。厚,本是书法篆刻线质的基本要求,而刘健的宽而厚更多地来自于汉隶而非秦篆。看他的篆书作品,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多以隶笔铺锋作篆,故气多奋发而兼具厚度。他的拙,不论点画或是构字,既隐含大巧又少见刻意之痕或熟俗之习,来得自然而然,并由此而时出其“生”意,他的率性,出于放旷之本真,不事斤斤雕饰,但绝不亏于应有的技术含量。其具体表现或为爽净利落,或为穿插活泼跳跃的局部于整劲拙厚的全局之中等等,均随机处置,毫无定式。他的简,一方面来自于率性不拘的艺术表现方式,但更重要的是反映出一种人生与审美的态度、取向。这在《中国印——刘健卷》中处处可见。究其具体成因,一是大胆并合理地省略技法细节,而服从于笔势、笔意的自然表达;二是在篇章布白中常常通过夸张点画的宽博造成极度的繁密以至合并多而成少(以白文印为例);三是充分利用古代书、印中字的结构单位合理简化的多种形态资源, 活用于自已的印章创作。——凡此四者,统一于既古又新的印面形式整体,体现出刘健“不薄今人爱古人” 的学习态度,亦即从时代与自我内在需要的立场出发,既多方化取古代传统,又关注并选择性吸纳今人的有益成果。若论今后之进境,拙见以为或可从经意与不经意、藏与露、方与圆、松活与浑重、变与常等诸种艺术要素辩证关系深微入妙的把握上继续探进,以使作品内涵更为丰富,格调更为超拔;以其心性观之,气局亦还有进一步拓展的空间。而这些,我相信都是可以期待于刘健的。

          我对篆刻,止于欣赏而乏于实践,前述赘言浅见,未知能有几分中肯?唯愿刘健不断努力,补短扬长,取得更多优秀创作成果!
 
                                                                                                     何应辉丁酉夏月草于成都 

 

书生意气





萧子扬






无为






秀华






修心






无尽藏






醒石山房






万一霖印






潇仙






同心共筑中国梦


泱泱风烈——读刘健先生印章和书法
陆一飞

 
        刘健先生,蜀人,以书法印章名世。上世纪九十年代曾同学于浙江美术学院,南山道上,西子湖头留下我们一起纵论古今,染翰挥毫的身影。

        当时,觉得刘健先生的书法篆刻与众不同,非常用功地深入古典,却时时有己意,有跃出纸面的宏大气势,印章也是一样。
当时,刘江、祝遂之老师教我们的篆刻课程,记得有一阶段要求我们准确临摹秦汉印。一枚印章的细心摹习,反复对照,一丝不苟,经常会花五六小时以上。细心的关注力、观察力、良好的刀笔表达,在这样的训练中一一得到提升,后来想,这样的训练其实更是心性的培养。

        当时刘健的篆刻很突出,突出的是他对学习临摹对象的选择,突出的是他与众不同的视野,当时就很喜欢他的印,觉得他的印很开阔很磊落,即便是临摹的古印也会透出这样的格局。

       中国印章的最高峰无疑在秦汉,秦汉印的气象其实就是当时中国的大国气象。印宗秦汉,是多少印人的追寻和梦想,但是,是否有一颗与这种气象相呼应的心,有一颗与天地同进退的心,决定了印家是否可以真正的出秦入汉。中国的秦汉,那是一个磅礴的时代,是一个如此唐皇的时代,又是一个有着开阔天空的时代,是充盈着君子堂堂之气的泱泱大国时代。印章是那个时代的信物表征,它一定是与这个时代相吻合的元素。

        多少印人在技术上追逐和琢磨,却忘却了这通天贯地的气象和轩昂。因为格局和心性上的无法呼应,所以会把印章当作小技,以描摹修改为能事。越刻越仔细,越刻越靡弱,以规矩细致为归处,印章的大道之风尽失。当下的印坛这种现象已成时风和流弊。

        也有大量的印人反道行之,却越走越荒野、草率,以刻意求变为追求,却不是深心得流露和直达。

        刘健先生的印,因为气象的磊落,因为对古典的深研和会心,雄浑中内敛典雅,朴茂中如星辰灿烂。真力弥满而自性充满,读着会感人。

        写字、刻印古拙中生动很难,刘健对古玺研究很深,古玺的自由、灵动,对空间的极度自信,这一点也成了刘健的自信。而他的印章线条的质感似乎与秦印更暗合,高古却纯雅,雄心散漫白云间,让人向往。
我喜欢看他的大篆金文,很生动鲜活的线,自由的心自由的空间。宋代姜白石《续书谱》中有一句话:“点画振动,如见其挥运之时”。动态的时空感,好美。

        王伯敏老师当曾提出“域藏之美”,一个地区有一个地区的独特审美。刘健兄是四川攀枝花人,攀枝花临近滇地,川滇大地的雄厚苍茫,一定会滋养这里的艺术和艺术家。云南有“二爨”,“爨爨联珠不二门”,《爨宝子碑》、《爨龙颜碑》威立西南边陲,是中国书法史上的宝物,滇地的历史建筑有个独特的现象,其屋顶的横脊都向上起势伸延,与“二爨”横画的起势相近,极尽上扬之态。“曲项向天歌”,这样的“南风”之美,和魏晋南北朝时北朝的碑刻书法特别是龙门十二品中《郑长猷造像记》等碑,无疑深深影响着刘健的书风印风,甚至觉得他会将《爨宝子碑》、《郑长猷造像记》的文字直接取来入印,他的自用印“刘健印”足以证明。积健为雄,纵意所如,这种天然的滋养,这种雄心的暗合,在他刻印挥毫时时有透露,振迅天真处尽是消息。

        刘健先生的印和书法是一个样子,就是外在的泱泱风烈,却掩不住内心的温润纯净。这是一条很难走的路,因为难的是气息的把握,难的是这样的雄浑大度、恣肆痛快能给人向上和信心,内心却还是冰心一片。

        刘健是这样的人,所以他能写出这样的字、刻出这样的印,许多年不相见,想起他来始终还是当年灿烂的笑容和大度的挥洒,看到他的印,看到他的字,就觉得当年南山道上、西湖之畔煮酒论道的刘健还在这里,因为这颗初心还在。

 
                 2016.3.6于西湖润庐
 
                                           (陆一飞 中国国际茶文化书画院副院长)




养心






鱼凫心印







永受嘉福






曰利






圆通





易境






一片冰心在玉壶







御水阁






一年好景君须记







与生倶来

人物推荐

  •  韩梅
    韩梅

    韩梅,生于1971年9月,河北省保定市人。保定市竞秀区教育和体...

    查看详细>>
  • 侯雅林
    侯雅林

    侯雅林,1968年11月生于保定市。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先后...

    查看详细>>
  • 泥鳅张
    泥鳅张

    泥鳅张,原名:张浩,字:大岵。安新人,祖籍河北白洋淀,自...

    查看详细>>
  • 徐昆
    徐昆

    徐昆,河北省保定人,生于1967年,自幼酷爱书画,拜著名画家...

    查看详细>>
  • 王建利
    王建利

    王建利,笔名雪松,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保定市竞秀区美术...

    查看详细>>

店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