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腾艺术网—国内权威艺术门户网站

绘画是件幸福的事


 
文/砚楷画/砚楷
 
       作家以文述事,舞者以身述事,画家以笔画情。今世人人皆为艺术家,绘画艺术呈多元之形态,千年国画亦随时代推陈出新,令人目眩。余出身学院,始习国画以临摹,然于新奇语境频变之际,不免迷茫无措。何以不拘于传统,而联系传统文脉与世间万象于方寸之间乎?
 
       余以为绘画为实践性最强之艺术形态,将思索投诸创作过程,反复推敲,以悟透传统,其当代性亦自然生发矣。或人常误以传统为旧物,实则不然,今吾等所继承之传统,亦历岁月磨砺,于不断变化修正中来,传统之精髓,正在于其出新于变化之中,于继承中再出新,而此新与时代精神密不可分。
          
       相对未来,今日吾等即为传统之一部分。艺术予人非纠结概念,而为发现生活之多重可能。若以绘画为故事,则画家为讲故事之人,引人入胜之故事,非关乎概念、观念、定义等之辨析与讨论,诸多问题,于讲述故事之际,自明矣。余之绘画,不重题材、主题,而多关注身边之山水,彼等触动吾之瞬间,纯粹真实,往往在吾身边,美无所不在,自然万物皆为吾灵感之源。
           
       作画素来以放笔直取,不作稿,然动笔之前,思虑良久,动笔之际,亦不执于预设之某种效果,而将情感付之于纸,自由取舍。大作品非一气呵成,或需数日而成,边画边组组调动诸元素,于此过程中,余亦顺逆创作之初衷,不断调整己思,以丰富创作手法。绘画自由,非流水线作业,创作之际,新问题的出现,为必然事,余则享受于不变与应变之间。
           
       常有人令余定义己之画风或所属流派,余以为自贴标签,非画家所当为。余更关注创作本身,创作之际,常临艰辛苦吟,每一作品之创作,皆带来新发现与新问题,此等发现,切切实实存于绘画之表与里,引余于层叠与笔触交融之间游走,无暇追逐所谓风格与流派。一切之好坏,皆为作品应有之价值。唯内心之尊重与坦白,方使真实之自我幻化于艺术语言之中,附著于作品之内,画佳为己,画不佳亦为己,与风格、流派似无关矣。
           
       绘画者,一人之“圣经”也,不断发现自我、否定自我之过程也,此无人喝彩之历程,须不断坚持。余非极具灵感之天才画家,然沉浸于绘画创作过程之痛苦与焦灼之际,余为最幸福者,一种超然物外之解脱。绘画为生活中无目的之合目的性之慰藉。绘画为甚美甚纯之物,内心之真实单纯,融合于观察与思考世界之过程中,于一复杂而变化之长久过程中呈现,生成之表象,为自我之镜。创作之际,余更探求有质感之灵魂,而不伪饰美丽之面孔,美丑赤裸而真实,无可隐瞒与自夸。余所向往者,为无畏、真实而直达内心深处之自我体验,于创作中寻觅己之未知。
 
































人物推荐

店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