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腾艺术网—国内权威艺术门户网站

不研究书画史的书画学习,都是耍流氓!

       当代有很多画大写意的人,因笔墨功夫不过关,画出来的作品,要么显得荒率,要么显得粗俗。不管我们是什么风格,无论是书法也好,绘画也好,有一个标准一定不能丢掉,那就是清雅。一定要有一种特别雅的东西在里面。
 
        因为看到大家最近画花鸟的整体风格,觉得有点小清新,清清朗朗,疏疏淡淡的那种感觉,让我想起这个海上的任颐,任伯年。任颐呢,其实是海派非常有影响的一位大家,他应该比吴昌硕大四岁吧,他去世的比较早,大约可能活了五十六岁,不到六十岁就去世了,但他是海上的一个重镇。无论是花鸟还是人物,都达到了很高的高度,就是格调很高。包括后来的吴昌硕啊,齐白石啊,都受他的影响是比较大的。
 
 
        说到这,就让我想起我们在学习书画艺术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取法。刚才说画画一定不能俗了。其实就是你的书画作品俗与不俗,能不能达到一个很高的高度,在画的格调境界上能够清雅卓绝、迥异独立,取法很重要。所以,你看,我们一定要知道我笔下目前画的这些东西,和书画史上经典当中的这些大家们相比,与谁的风格比较接近,那么我们就可以学习他,临摹他,研究他,这就是取法。同样都是学习和取法,但在这个里面一定要有一种意识,就是“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取法乎中,得乎其下”。也就是说,我们一定要取法整个书画史上那些经典的作品,高格调、高境界的作品,这样呢,即使我们不能达到经典那样的高度,至少能够达到中等的一个水平。但如果我们取法就取法的是中等水平的话,我们又达不到人家那个中等水平的高度,那么我们就只能得乎其下,层次很低了。
 
 
        还有一条就是,为什么一直跟大家强调,学习书画艺术一定要读本书画史。还曾开玩笑说过,不研究书画史的书画学习,都是耍流氓。为什么这么说,说白了,书画史就是以历朝历代书画艺术中的经典作品穿针引线穿起来的,不学书画史,你怎么能知道整个书画史上有哪些经典作品呢,如果都不知道整个书画史上有哪些经典作品,你又怎么可能能够画出经典作品呢,这是很难想象的。就如同你都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你的方向在哪里,你只能是东一头西一头的乱撞,偶尔瞎猫碰到死耗子,即使到了你的目的地了你都不知道,然后转悠转悠就离开了,这就是很盲目。所以,我强调必须得学习书画史,通过研究书画史,知道书画史上的经典作品有哪些,经典的大家有哪些,可能就会事半功倍。
 
         如果我们对书画史有了解,知道书画史上的经典大家都有哪些,我们再看吴昌硕,再看齐白石的时候就会知道,他们都受过这个任伯年的影响;我们再看任伯年很多作品的时候就会认识到,任伯年的这些人物画其实都受了明代有一个叫陈老莲、陈洪绶的影响。那么,这就是不断地追根溯源,就是不断的往源头上走,就把你书画艺术的眼光啊、格调啊,慢慢提高起来了,这就是取法乎上。那么说到陈老莲,因为都是姓陈,我们又都是学花鸟画的,我们可能还会想到另外一个人,也是在明代,就是陈淳、陈白阳。他的花鸟画的格调也很高,包括吴昌硕也好,还是齐白石,他们的花鸟画都受到陈白阳的影响。顺这个脉再往下来,包括扬州八怪当中还有一个叫李鳝的,也就是李复堂,江苏南通人。那么这些人在花鸟画上都是一脉相承的,从陈淳到李鳝,再到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整个花鸟画的写意精神、笔墨语言都是有传承衣钵关系的。所以通过书画史的学习,你就知道自己的作品更接近于哪家哪派,要学习的话应该怎么学,先学谁,后学谁,你才是这一个脉上的东西。脉很重要,不是正脉,难得正果。所以,你只有知道了经典长得什么样子,才有可能有一天把经典画出来。

 
        当然上面说的这些,都是从学习书画艺术的方式方法,怎么能够让自己的作品通过这种对经典的继承,对书画史上这些真正大师级人物的学习,使我们的作品和笔墨不俗气。这些还都是学习方法和技法的层面,技永远不可能超过道,“技近乎道”,但不能超越道。那么,除了这些以外,一个人作品不俗气的根本原因,就是你的人不俗气。“汝欲学诗,功夫在诗外”,陆游所说的这句话就是说,就诗论诗,为写诗而写诗是写不出好诗的。再深一层,首先有高格调、高品位的人,才会有高格调、高品位的诗性、诗情和诗。就画而言,如果内心不安静,是不可能画出安静的画的;如果内心不清雅,也是画不出清雅画的。也就是说,如果内心是个俗人,名利之心很重,心里头不是真善美的话,怎么可能画出真善美的画呢。所以除了技法、技巧这些东西以外,就要提高人的品味格调和境界。这个东西就是靠字外的功夫、画外的功夫。那么怎么提高,在天为道,在人为德。合在一起就是我们说的道德。一个人有德,把德竖立起来就近乎道,就可以天人相应、天人合一。德,说到最后其实就是一个人的人品。书论讲“人品即书品”,这里这个品,有道德品质的意思,但不全是。我们过去对它有一种误读,很多人认为这个人道德品质不好,他的书画就不可能好。最典型的例子,比如说赵孟頫,说赵孟頫的字柔媚无骨,抨击王铎这样的贰臣、秦桧这样的奸臣的字不好,等等。仅就这几个人的书画品味而言,他们的书画品味不高吗?我看未必。当然,说一个人的人品,包括了道德品质,但不仅仅指道德品质。书论中讲的这个“人品即书品”,这里这个品,更多的是指一个人的品味、格调、境界。所以说,一个人的品位格调境界高了,你的画的品位格调境界才会高。那么这个人品是什么呢,其实就是做人。做人有什么标准呢,我觉得一个大的标准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觉得这个事情不好、不对,你一定不要去做,也一定不要强加给别人。孔夫子喜欢讲“巧言令色,鲜矣仁。”;还有“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就是说,一个人做人不能媚俗,不能没有底线和风骨。花言巧语,一脸媚笑媚态,他没有事求你、没有阴险欲望,他为什么要低三下四讨好你呢。明明对你不满意、有怨恨,隐藏起来,还做出是你铁杆朋友的伪善样子,孔子说我觉得这是很可耻的。笔者觉得在工作生活中,有一个具体可行的做人标准,就是尊老爱幼。尊敬照顾长者、老领导、老人,扶持厚爱年轻人、弱小的,但也要有度,一过度就是“足恭”,过分恭敬就会让人不舒服,我想这就是做人的风骨。这是一个大的标准,剩下来就是你怎么对待自己,怎么对待他人,怎么对待周围的环境。无论如何反思自己,内心都问心无愧,我觉得这样的人,品味格调就不低了。如果你技法又过了关,那你笔下的书画就肯定不会俗气了,正所谓“人奇字亦古”。
 
 
名家简介
 
任颐(1840-1896)名颐,字伯年,浙江山阴航坞山(今浙江萧山瓜沥镇)人,清末画家。儿时随父学画,十四岁到上海,在扇庄当学徒,后以卖画为生。所画题材,极为广泛,人物、花鸟、山水、走兽无不精妙。他的画用笔用墨,丰富多变,构图新巧,创造了一种清新流畅的独特风格。
 
 
        陈淳(1484-1543),长洲(今江苏苏州)人。字道复,后以字行,更字复甫,号白阳,又号白阳山人。 少年作画以元人为法,深受水墨写意的影响。他的写生画,一花半叶,淡墨欹毫,自有疏斜历乱之致。
 
 
 
        李鳝,清康熙二十五年(1686)生,乾隆二十一年(1756)卒。字宗扬,号复堂,别号懊道人、墨磨人,江苏扬州府兴化人,明代状元宰相李春芳第六世孙。清代著名画家,扬州八怪之一。康熙五十年中举, 康熙五十三年召为内廷供奉,其宫廷工笔画造诣颇深,因不愿受"正统派"画风束缚而遭忌离职。乾隆三年出任山东滕县知县,颇得民心,因得罪上司而罢官。后居扬州,卖画为生。李鳝工诗文书画。曾随蒋廷锡、高其佩学画。后受石涛影响,擅花卉、竹石、松柏,早年画风工细严谨,颇有法度。中年画风始变,转入粗笔写意,挥洒泼辣,气势充沛,对晚清花鸟画有较大影响。
 

 
 
        吴昌硕(1844.8.1 -1927.11.29),男,原名俊,字昌硕,别号缶庐、苦铁、老缶、缶道人等等,汉族,浙江湖州人。中国近、现代书画艺术发展过渡时期的关键人物,"诗、书、画、印"四绝的一代宗师,晚清民国时期著名国画家、书法家、篆刻家,与任伯年、蒲华、虚谷齐名为"清末海派四大家"。吴昌硕的艺术别辟蹊径、贵于创造,最擅长写意花卉,他以书法入画,把书法、篆刻的行笔、运刀、章法融入绘画,形成富有金石味的独特画风。他以篆笔写梅兰,狂草作葡萄,所作花卉木石,笔力敦厚老辣、纵横恣肆、气势雄强,构图也近书印的章法布白,虚实相生、主体突出,画面用色对比强烈。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祖籍安徽宿州砀山,生于湖南长沙府湘潭(今湖南湘潭)人。原名纯芝,字渭青,号兰亭。后改名璜,字濒生,号白石、白石山翁、老萍、饿叟、借山吟馆主者、寄萍堂上老人、三百石印富翁。是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早年曾为木工,后以卖画为生,五十七岁后定居北京。擅画花鸟、虫鱼、山水、人物,笔墨雄浑滋润,色彩浓艳明快,造型简练生动,意境淳厚朴实。所作鱼虾虫蟹,天趣横生。齐白石书工篆隶,取法于秦汉碑版,行书饶古拙之趣,篆刻自成一家,善写诗文。曾任中央美术学院名誉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等职。
 




人物推荐

店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