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腾艺术网—国内权威艺术门户网站

花满谭家庄——拜谒子岩山房主人孙哲老师

        周末,在涞源县莲花峰小镇避暑。接到娜子妹妹电话,相邀去看住在山村写生修身的孙哲老师,正合我意,欣然应允。
 
 
      立秋翌日上午九时,驱车到涞源北高速口会合。心情激动,走得匆忙,驾驶证、身份证、工作证竟都没携带。交警好像火眼金睛,下高速前竟直拦下盘问,我也不慌不忙,如实回复。电子查询,证件并无瑕玼,但还是执着地要求罚款50元,1分就不扣了。诺,不再申辩,只是难解,政府一再提倡适应形势的电子政务,为何有些职能部门竟死抱着纸质版的证件不放?
 
     下高速后,娜子头车,风驰电掣般急行。
 

 
      穿过一两个小村庄,便在乡间的林荫道行驶。柏油路,很好走。一段很长的青纱帐,让人想起电影《红高梁》,只是两侧纵深翠绿的不是高梁,而是正处于结果灌浆期的玉米。第一次驾车在这样的幽径通行,小心翼翼,生怕“大姑娘钻进青纱帐”又突然折身出来咋办?还好,已经通过青纱帐,马上是蜿蜒曲折的山路,坡不算陡,壁也不峭,下面的景色还是很美:几丛山林,在布满青草的丘陵上格外醒目,几条沟壑穿插其中,极具高山湿地风光。
 
       后来的一段路,则像到了黄河石林。黄色的砂砾岩鬼斧神工,虽无千姿百态,却也陡崖凌空,雄浑伟岸。
 
       约四十分钟的车程,终于来到了目的地——涞源县金家井乡谭家庄村。
 
 
      三转两拐上了一个坡,已然见孙哲老师满面红光、笑脸相迎。握手寒暄后,便暂别,想先在这个小山村转一转。因为,一进村,我就被遍地的花花草草深深地吸引了。
 
       谭家庄不大,依山而建,随坡就势,显得错落有致。无论你走到哪,都会被各种花草簇拥着。庄稼人的门前屋后,墙角路边,甚或是木柴垛子上,都长满了花。村中最多的是格桑花,这种在藏语中意为“幸福”的花朵,正代表着村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再一种就是菊科类,它们正值盛花季:万寿菊雍容华贵,金光菊羞羞搭搭,松果菊昂首怒放。其它如色彩斑谰的八宝景天、洁白无瑕的圆锥绣球、栩栩如生的老虎耳朵、姹紫嫣红的千屈菜、黄艳欲滴的金娃娃、婀娜多姿的野豌豆、勾肩搭背的牵牛花等等,都在阳光下、微风中旁若无人地摇摆着,展现着,释放着。这些花映衬着或古老的石墙,或悠悠小巷,或别具一格的庭院,或现代化的广场,让人在历史长河中穿梭。头顶上的人家偶尔有几声妇女孩童的对话,才把我从虚幻的梦境中拉回到现实。
 
 
       迎面走过来同行的几位书画界老师:李志、寒公、金永学,原来,他们同样被小山村的美吸引了,禁不住亦出来“采花”啦!
 
       返回孙哲老师的住处,才发现这个普通的农家院在大师的整饰下,已别有洞天。院落及房体外墙粉刷成高梁红色,院门外是画有迎客松图案的影壁,红柒大门旁是福字。院子不大,很整洁。三间北房,正面白磁砖,东西两间厢房。北房门框西边上题有“子岩山房”横匾额,不大,但遒劲有力,一看便知是金永学老师极具个性的字体。北房中厅为画室兼客厅,西屋为主人卧室,东屋为大通铺客房。三间正房墙壁上挂满孙老师最近一个时期创作的代表作品。
 
 
       有将近一年多没见孙老师了。
 
       去年,只听闻孙老师做了个小手术,一直休养,会客很少,也就理解,不再打扰。见面才理解个中原委。
 
       选择谭家庄做为休养写生基地,一是跟这里熟悉,二是山村的空气环境都好,三便是花了。不但村中有花,爬后山上去,就是空中草原。这对擅长大写意花鸟的孙老师来说,真是很好的选择。
 
      为什么叫子岩山房呢?这里面就蕴意深刻了。村外不远处有一佛寺,名曰紫岩禅寺,即怀敬意取谐音“子岩”。又因房屋东靠山,石基,称山房贴切不过。安住于此,远观浮华渐隐空门,听佛经回荡掩红尘,颇有月影松涛含道趣,花香鸟语透禅机,前台花发后台见,上界钟声下界闻的意境。
 
 
       按孙老师自己的说法,子岩山房,是他人生的另一个起点。也是他在艺术之路上勇攀高峰的另一个起点。自此后的画作,均无原“碣石公”落款,而是子岩山房。可谓脱胎换骨。更上层楼。
 
      生命中,每一次小小的变故,亦是让人涅槃重生的契机。它如一脚急刹车,让人冷静下来审视自己的内心,修正过偏或过快的步伐,将欲念放空,顺应自然本色的纯粹。去年手术后,孙老师对社会、对人生、对世界观更明晰,更透彻。既要参透“竹影扫阶尘不动,月轮穿沼水无痕”的内涵,又不逃避,“直挂云帆济沧海,长风破浪会有时”。实际上,这些思想,都直接反映到了孙老师最近的画作上:既有山花的默默无闻,又有枯木逢春的顽强;既有低头不语的喜雀,又有引颈高歌的公鸡;既有模糊的层峦叠嶂,又有纹理清晰的岩壁。。。。。。
 
 
      交谈中,明显感觉他在执着、慎独、参悟,他在寻求一种境界。在现实和虚无之间,在凡尘和静土之间,寻找着平衡。加之一向低调的孙老师早有礼佛之念,看过了太多世事间令人心神俱碎的欲望喧嚣,逐渐参透了生命看破是无常的轮回。于是在天地间觅得一方安宁,寄情山水间,凡尘了自然。日日听风、观山、悟道。用心做笔,去感受春日暖阳的慈悲与博爱,夏日云朵的舒卷与万变,秋季溪水的湍急与婉转,冬季寒山的苍劲与不屈。品四季流转,如人生辗转。于兴致盎然间书画写十方,于浮生偷闲时品茶参佛陀。真是一念放下,万般自在!
 
 
      交谈中,娜子妹妹的一桌子丰盛菜肴已然备齐。有院中刚刚搭起的阳光棚下,与几位老师推杯换盏,我和金老师直喝得酩酊大醉。我是醉后睡不着,爱观查。
 
      老金卧于客房大通铺,我特意去看一看。这位书法篆刻家,做人做事朴实无华。。一看,乐了,睡姿如子岩山房书体中的“子”。何为子?古语云,子本“阳气动,万物滋”之称。所以,子岩之名有另一层面的含义。
 

 
      李志老师好酒量,“麻雀李”是社会上画界的小称呼,一直不争不抢,“善者不辨”,是为大家。
 
      寒公老师不姓寒,本名张运雪,写意花鸟行家。几杯酒后,脸红红的,憨厚可掬,又长须,极像关公。
 
      都是孙老师的朋友,酒后不免有所表现,好的天气,好的地方,好的心情,好的子岩山房。当时,我竟想也表现一下,但,面对这些书画界大师,我竟一无所长,只能认真记录。惭愧。来日方长。学习。努力学习。
 
 
      人只有在思想碰撞中才能升华。人也只有在社会活动中才能更有意义。爱因思坦说过,任何天才不能在孤独的状态中发展。
 
      闹中取静。我们不要绝世的孤独。
 
     谢谢子岩山房,谢谢孙老师。
 
原创 夏红星  虾行虾摄

人物推荐

  •  韩梅
    韩梅

    韩梅,生于1971年9月,河北省保定市人。保定市竞秀区教育和体...

    查看详细>>
  • 侯雅林
    侯雅林

    侯雅林,1968年11月生于保定市。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先后...

    查看详细>>
  • 泥鳅张
    泥鳅张

    泥鳅张,原名:张浩,字:大岵。安新人,祖籍河北白洋淀,自...

    查看详细>>
  • 徐昆
    徐昆

    徐昆,河北省保定人,生于1967年,自幼酷爱书画,拜著名画家...

    查看详细>>
  • 王建利
    王建利

    王建利,笔名雪松,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保定市竞秀区美术...

    查看详细>>

店铺推荐